技能大師為何難成雙師型教師?學歷不夠,收入與技能等級不掛鉤

發布時間:2019-07-04

近期,不少職業院校啟動了教師招聘工作。同時具備理論教學和實踐教學能力的“雙師型”教師,成為最近招聘的關鍵詞。

今年初,國務院印發《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》,提出多措并舉打造“雙師型”教師隊伍,并在招聘條件、管理標準等方面提出明確要求,特殊高技能人才(含具有高級工以上職業資格人員)可適當放寬學歷要求。不過,記者近日持續采訪多家職業院校發現,像連燦鑫這樣被引進教師隊伍的高技能人才尚為少數。技能人才在成為“雙師型”教師的過程中還存在一定困難。

學歷放寬但還不夠靈活

記者了解到,今年的教師招聘工作中,不少高職院校增加了應聘者企業經歷的要求,部分實訓教師的學歷要求由研究生放寬到本科。

江榮是福州市一家技師學院的實訓指導教師。來學校任教之前,他曾在企業工作多年,實操經驗豐富,常常帶學生去參加各級技能競賽。但僅有大專學歷的他發現,按照現在學校的招聘條件,自己很難達標。

“學?,F在招老師最低要求是全日制本科及以上學歷,而一些實踐能力強的技能人才第一學歷不高,容易被攔在‘門’外。”江榮認為,要引入有經驗的能工巧匠,招聘的學歷要求還不夠靈活。同時,江榮注意到,應聘人選中,部分應屆生盡管學歷過關,但實操能力不達標;有人就算有企業經歷,也較少在一線實操過,“很多新老師入職后,還要對實操技能進行重新培訓。”

 
《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》明確,從今年起,職業院校、應用型本科高校相關專業教師原則上從具有3年以上企業工作經歷并具有高職以上學歷的人員中公開招聘,2020年起基本不再從應屆畢業生中招聘。

福州職業技術學院人事處副處長陳樂平告訴記者,學校近幾年更看重新教師的實踐能力,“今年學校招聘的19名教師中,僅有3人是應屆畢業生。近3年來,學校加大力度從行業、企業引進教師,招聘中來自企業的教師達到46%。”不過陳樂平也指出,學校引進連燦鑫這樣的案例尚屬少數。“企業中高技能人才有很多,但進入教師隊伍,還要有將實踐經驗轉化為解決問題的能力,需要一定的綜合素質。”

收入與技能等級不掛鉤影響積極性

盡管學歷適當放寬,但高學歷人才仍然受到職業院校的青睞。記者調查發現,部分職業院校的招聘公告中,不乏向博士學歷人才拋出“橄欖枝”的崗位。
目前,科研能力仍是衡量職業院校師資素質的重要指標,陳樂平表示,“碩士、博士科研能力較強,再加上一定的企業實踐經歷,更有利于技術攻關和創新,提高技術服務能力。”

推動“雙師型”教師隊伍的建設,除了科研能力,實踐能力與技術業務水平同樣重要。然而,相關的考核與激勵機制尚未完全打通。江榮說,作為實訓教師,自己雖早已取得高級工程師職稱,但學校發工資只與教師職稱掛鉤,“沒有與職業技能等級相掛鉤的激勵措施,導致教師在考取專業技術職稱、提高技能水平上積極性不高。”

有業內人士透露,由于當前市場上高技能人才薪資水平普遍較高,學校工資相對缺乏競爭力。因此,職業院校在高技能人才引進方面存在一定難度。陳樂平介紹,他所在的學校,“同等條件下,誰的職稱高、技術服務強、成果多,誰的收入就會高。不過,技能級別與職稱,我們學??梢跃透咂溉?。”同時,學校鼓勵教師考取技能證書,報銷教師考取技能證書所花培訓費和考證費的80%。

探索自主聘任實現雙向流動

目前,各產業特別是戰略性新興產業對高技能人才需求迫切。人社部職業能力建設智庫技工教育專家荀鳳元指出,有些特種技能崗位出現“千工好招一技難求”的局面,甚至職業院校也同樣出現高技能實訓指導教師嚴重匱乏的問題。

為破解這一痛點,有職業院校在人才引進制度上進行探索,采取自主聘任兼職教師、業界精英等辦法,推動企業工程技術人員、高技能人才和職業院校教師雙向流動。

今年6月,福建莆田湄洲灣職業技術學院工藝美術學院的教師中,多了兩位技能大師。由莆田市人社局命名的許元潘、林偉國玉雕技能大師工作室在學院同時掛牌成立。從業30多年,身為高級工藝美術師、高級技師的許元潘,成了學院客座教授,跨界駐校擔任學院的實訓教師。


 
湄洲灣職業技術學院院長許冬紅介紹,大師工作室由學院提供經費、場所、教學耗材、實訓設備等,大師跟學校教師一樣要“坐班”,保質保量完成規定的授課課時,并帶動學生踴躍投身創新創業和技能競賽。在工藝美術學院確立“實踐為主、創意為核”的課程體系中,由大師主導的實踐教學總量達70%。同時,不少院校有計劃地安排專職教師到企業實踐鍛煉,提高實踐技能。陳樂平介紹,除了從企業引進高技能人才兼任學校教師,福州職業技術學院也鼓勵教師到企業兼職,或脫產1年到企業任職,成為“訪問工程師”,進而將相關的項目、經驗帶入教學中,實現雙向流動。

為打造“雙師型”教師隊伍,教育部教師工作司副司長黃偉日前表示,下一步將建立健全分層分類的職教教師專業標準體系,建立“雙師型”教師資格準入、任用管理制度,全面落實教師5年一周期的全員輪訓,并探索建立新教師為期1年的教育見習和為期3年的企業實踐制度。

 

來源:工人日報